“成佳”镇名之由来

信息来源:史志办 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08
〖字体: 〗 〖背景色: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〗〖 打印本稿 〗〖 浏览 139 次 〗 〖 关闭

“成佳”之名,并不是自古有之。在成佳镇当地老百姓口中,对成佳镇称呼最多的是“陈假坟”和“陈家营”。

据《蒲江县志》记载,宋朝时期,成佳属蒲江县“普慈乡”。元代随蒲江并入邛州。明代未见确切记载,依据明朝《一统志》所记“五里”(后将里改为乡)的划分范围,当属“新市乡”。清朝初年,蒲江划分为“上五荡”“下五荡”,成佳大部分属上五荡“永丰乡”。清朝嘉庆年间,清廷为镇压白莲教起义,命令各县整顿编组地方武装“乡团”,在各乡里驻扎军警。

今年90高龄的陈华阳老人,是土生土长的成佳人,据陈华阳讲,“陈假坟”的名字来源于陈泽林的祖上陈嘉谟。陈泽林曾为成佳乡乡长,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调任西南联保主任后,把在成佳的房屋田地卖了,带着妻儿家眷迁到西南镇居住。但他们每年都要回到成佳来上坟,直到解放以后好些年一直不断。陈泽林祖上陈嘉谟,明末清初从湖广迁到四川,插业于此。陈嘉谟是清朝两榜进士,在清道光五年(1825年)曾代理过蒲江知县。客死他乡后,经丹棱抬回成佳,择址埋葬。据陈华阳讲,由于棺椁太大,在过迎恩桥时,还撤掉半边桥栏才得以通过。陈嘉谟的墓地原是一处“猪苑子”(猪贩子息肩的地方,可吃饭,也可住宿),原来成佳糠市、米市、禽蛋市场,现在为民宅,坟茔已不存在。陈嘉谟的坟很大,墓碑宽八九尺,高丈余,相当高大宏伟。估计是怕被人盗掘,其家人一直对外声称是一座假坟,并派有人马驻守。这便是“陈假坟”的来历。“陈假坟”(也有人称之为“陈家坟”)便在当地流传。

陈家坟流传不久,有县令(失名)认为“坟”字太俗,就将“坟”改为“茔”,茔者,坟也,仍不失陈家坟的涵意。宣统元年(1909年),胡用霖(江苏江宁县人,宣统元年任,宣统三年复任)由大邑调任蒲江县长。他认为“茔”字不好,将茔改为“营”,“陈家茔”又称之为“陈家营”。

据清末明初杨子元(1871-1919)《蒲江县乡土志》记述:“城南四十里陈家营……古荒山也。乾嘉间,农氓斩棘披荆,通有无,易器械于山半。子孙聚国族于斯,生齿繁昌,遂列市廛(chén)。营中古塚残碑卧塗。遗老谈轶事,谓氏陈。故此市初名陈家茔,后易茔为营”。与上述胡用霖县长改茔为营之说吻合。

关于“陈假坟”的名字由来,坊间还有两种传说:一种说法是陈现玉在京城读书,受到慈禧太后的恩宠,赐进士,一日升官三次。同僚忌妒他,找人把他暗杀了。家人为掩人耳目,弄了七十二具棺材,陆续出京城,沿途埋坟,回到成佳只埋了一件血衣。另一种说是有个叫陈永熙的钦差,奉命到名山督查政务,途中病死,在这里埋了一只靴子,因此叫假坟。此种传说无相关文献支撑,无疑是以讹传讹。陈现玉确有其人,但其人其事与此传闻大相径庭。

民国二十九年(1940年),郝墨庄(1892-1965,北京人,满洲镶黄旗,号忠棣、平鸣馆主,成都著名京剧票友,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)任蒲江县长。他主张不崇拜个人,不以人名为地事物名。于是,与乡贤高举之商量,废除“陈家营”名,改为“成佳乡”,原陈家营“联保办公所”随即改为“成佳乡公所”。

   此后,世事更替,公所名称多变。诸如“成佳乡团”“成佳乡治安委员会”“成佳乡政府”“成佳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”“成佳公社革命委员会”“成佳镇人民政府”等等,除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造反派一度强行改为“要武公社”外,“成佳”二字都不曾改变,相信今后也不会轻易改变。